湖北福彩中心兑奖地址> 免费都市言情小说TXT下载> 权宦医妃:厂公太撩人最新章节列表> 第一百七四回 混乱 人命
《权宦医妃:厂公太撩人》最佳推荐: 牧神记 元尊 飞剑问道 天唐锦绣 一念永恒 我是至尊 惊悚乐园 特种兵在都市 混沌剑神 宰执天下 永夜君王 偷香高手 龙纹战神 娇宠令 九阳帝尊

    上一章提要:...强联手,日子不知道多好过。你为什么就非要喜新厌旧,把那小贱人当宝,却弃我如敝履?明明你就是我的,她从我手里抢走了你,我难道不该找她的麻烦吗,我不杀了她就是好的了!” 说得最后,已是涕泪滂沱,不用照镜子也能想象到此刻的自己是多么的狼狈,只怕比鬼好不到哪里去,却也顾不得了。 反正如今无论她做什么,无论她打扮得多漂亮,在韩征眼里,势必都是面目可憎,又何必再想那些有的没的。 韩征不笑了,清隽的脸因逆着光,显得有些晦暗不明,冷冷道:“皇后娘娘还请慎言!臣几时只对皇后娘娘‘一个人那么好过......


    上二章提要:......


    上三章提要:......


    上四章提要:......


    上五章提要:......


    上六章提要:......


    上七章提要:......


    上八章提要:......


    上九章提要:......


    上十章提要:......


展开+

    张氏意识到对自己无礼的人是自己的大哥后,她心里那时候还知道人伦纲常和礼义廉耻,自然不从。

    她素来知道勋贵人家私下都乱得很,什么扒灰的、养小叔子的、兄弟聚麀的……当真是只有想不到,没有那些荒淫无度、不知廉耻的人做不出来的。

    可她从没想过要与那些人同流合污,她哪怕生在淤泥里,长在淤泥里,也要做一株出淤泥而不染的白莲!

    然她也不敢声张,大哥到底是一家之主,连母亲都要听他的,何况她还不是母亲生的,一旦事情闹开,她们母女在娘家可就没有容身之地,只能搬出去,以后孤儿寡母的,可要怎么活?

    张氏惟有拼了命的反抗常宁伯,又踢又打又抓又咬又求的,眼泪流得比当初陈嬿的爹死时还要多。

    可惜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哪里是常宁伯一个壮年男人的对手?常宁伯虽纵情酒色,祖上却到底是武将,家里子弟最基本的骑射功夫也还是在的,并不是那等同样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

    于是终究还是被常宁伯给得逞了……

    张氏回到自己屋里后,足足哭了一整夜,她浑身的狼狈也瞒不住最亲近的林妈妈,主仆两个当真是抱头痛哭,却又不敢离开,怕出了常宁伯府后,会受更多的欺负,日子更过不下去;

    且就算她们搬出去了,常宁伯当大哥的,就不能登门探望妹妹了?反倒比在府里时更方便,不是正中他下怀么?

    惟有打落了牙齿和血吞,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只有以后越发加倍小心,不让事情再发生第二次了。

    然在常宁伯府内,常宁伯便是天,又岂是张氏加倍小心,就能防得过避得过的?

    之后愣是又被常宁伯给得逞了几次。

    张氏便有些自暴自弃了,反正都反抗不了,何不享受呢?

    平心而论,大哥之后对她也不差了,除了明面上好东西流水价一样送到她屋里,暗地里还又是庄子又是铺子的,那可都是实实在在的摇钱树,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她总要为自己母女留一条后路才是。

    何况常宁伯还承诺,过两年会助她再嫁个好人家,让她挣个诰命夫人当,将来陈嬿的婚事,也都包在他身上,总之他绝不会‘亏待了自己的亲妹妹和亲外甥女儿’。

    如此又是甜言蜜语又是实际好处又是许以未来的,张氏相信任何一个女人都会忍不住动心的;更兼还有一层,常宁伯生得不差,还强壮有力,那方面实在比她那死鬼丈夫强出了不知多少倍,她两次过后,便食髓知味,体会到了一个女人真正的快活。

    真要让她舍弃,以后再不能体会那欲死欲仙的滋味儿了,她还真有些舍不得……

    于是便与常宁伯将奸情一直持续了下来,兄妹两个得了空便幽会,且因常宁伯花样众多,张氏也早已是一颗熟透了的水蜜桃,加之兄妹乱伦偷情的刺激快感不是亲身经历过的,难以体会,兄妹两个每次都是尽兴之至。

    奈何“常在河边站,哪有不湿鞋”,兄妹两个偷情的次数多了,再是注意避子,依然防不胜防,张氏竟有了。

    常宁伯当然不想她生下来,一旦让那孩子生下来,便意味着无穷无尽的麻烦,且他也得好长时间不能碰张氏了,他可不愿意,他那时候已发现自己玩儿其他女人都没有玩儿自己的亲妹妹来得刺激尽兴了。

    可张氏却坚持要把那孩子生下来,男人的嘴都靠得住,母猪也能上树了,她当然要防着将来大哥将自己玩儿腻了以后,便再不管她们母女的死活了,届时她上哪儿哭去?

    还是得有个大哥的孩子才保险,他将来哪怕不管她们母女了,总不能不管自己的亲骨肉吧?何况孩子还是最有力的证据。

    遂对着常宁伯又哭又求又撒娇的,说打掉孩子会对她的身体造成巨大的伤害,难道‘大哥真就舍得’云云,到底还是磨得常宁伯答应了她把孩子生下来。

    可她一个寡妇,肚子忽然就大起来了,不是明摆着告诉所有人,她偷人了,有奸夫了么?

    那她照样在伯府住不下去了不说,还会弄得自己身败名裂,以后都没脸见人了,甚至还会连累女儿的终生,偏偏怀孕跟生病不一样,生病能装,怀孕却装不了,也掩不住,等将来孩子生下来后,就更掩不住了。

    幸好关键时刻,常宁伯想出了一个好法子来,让她尽快找一个男人嫁出去,届时就说孩子是早产的,不就神不知人不觉的遮掩过去了?

    正好那年是大比之年,进京赶考的举子不知凡几,要找一个没娶妻又家贫,一心攀高枝儿的举子并没难,伯府千金——哪怕是守了寡的伯府千金的名头,也足以唬住不少的外地举子,当这个现成的冤大头了。

    要是运气好,没准儿那举子此番便高中了,张氏岂不是现成就是诰命夫人,名利都有了?

    如此方有了之后张氏找上施延昌,并且如愿嫁给了施延昌那一出。

    却在嫁了施延昌,并生下了施宝如后,张氏依然没有断了与常宁伯那见不得人的关系,一开始不是她不想,而是常宁伯不愿意,后来便是她觉得施延昌中看不中用,还是宁愿与常宁伯继续维持那见不得人的关系了。

    不然常宁伯怎么会事事处处为她撑腰张目,对她比那些一母同胞的兄妹还要好得多?

    张氏于是给施延昌收了通房,一月里至多也就与施延昌同房一两次,却隔三差五就要回一次娘家。

    反正她是回自己的娘家,施延昌不但不会怀疑,反而喜闻乐见,不然他一个无依无靠的外乡人,还只是个同进士,不靠岳家,又要靠谁去?

    如此在施宝如出生后不到两年,又有了施迁,施延昌倒是一下“儿女双全”了,只不过都不是他的而已!

    还是近两年,张氏渐渐年纪大了,常宁伯玩儿腻了她,二人之间才很少幽会很少苟且了。

    张氏也已打算带着这个秘密,待搬出去,再“料理”了施家众人后,一直到自己进棺材了,——万万没想到,秘密却这般猝不及防的暴露了,且是铁证如山,根本连回圜的余地都没有!

    对了,还不知道大哥那边怎么样了,不会也暴露了?

    大哥那边可千万暴露不得,那边家大业大,人多口杂,且虞氏那老贱人还是个再死板不过的人,一旦知道,一定会与大哥闹个天翻地覆,不可开交。

    那大哥后院失火之下,哪还腾得出精力为她撑腰筹谋?

    必须得尽快打探一下大哥那边的情况,尽快给大哥通风报信才是……

    施延昌见张氏一直不说话,眼珠却是转个不停,知道她一定正想着要怎么把眼前的困局对付过去,指不定还打着什么坏主意。

    可惜无论她说什么,做什么,今儿都是没用的,他一定要休了她……不,他一定要把她和两个野种一起沉塘,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

    施延昌想着,冲张氏又怒骂道:“贱人,你怎么不说话?无话可说了是不是?老子当初真是瞎了眼,才会娶了你这个禽兽不如的荡妇!说,你和你那个禽兽不如的大哥素日都是在哪里偷情媾和?你这么淫荡,离了男人一日都不能活,在嫁给你前头那个死鬼男人之前,都是怎么过的?如今看来,肯定在那之前,你们就已经勾搭成奸了,连陈嬿都是你那个禽兽不如的大哥的种,对不对?可不对啊,陈嬿若是你奸夫大哥的种,怎么能嫁张慕白呢?那不也是乱伦吗?”

    说着啐了一口痰到张氏脸上,怪笑继续道:“不过你们张家乱伦早已是家学渊源了,老子和娘都不是好东西,难道还指望儿女能是什么好东西不成?说不定你们张家的男人就好干自己的亲妹妹这一口,你们张家的女人就好被自己的亲哥哥干呢?那将来你和你奸夫大哥的一双野种你们做父母的,不是也不用担心了,完全可以自产自销,自给自足嘛,对不对?”

    张氏哪怕知道今日之事善了不了了,对着施延昌依然做不到唾面自干,被他这样羞辱,仍觉得耻辱至极。

    他施延昌算个什么东西,泥猪癞狗一般,竟也敢这样对他!

    好容易才强忍住了满腔的怒火与耻辱,再扯了帕子胡乱擦了脸,恶心得一把把帕子远远扔开后,方看向施延昌冷冷道:“老爷从哪儿得来的这些东西?这些东西总不会平白无故从天而降,必定是有人栽赃陷害,既然蓄意栽赃陷害,自然是谋划已久,天衣无缝,让人无从抵赖的。这样的手段,除了东厂,还能有谁?老爷日前才丢了官,宣侍郎亲口告诉的你是韩厂公吩咐的,那焉知今日之事,不也是韩厂公的手笔?毕竟他向来心狠手辣,赶尽杀绝,只要能讨你那好女儿的欢心,光让你丢官算什么,不让你家破人亡,他岂能罢休?老爷还是别中了计,徒让亲者痛仇者快的好!”

    总归她今日一定咬死了不能承认,等她带着两个孩子搬出去后,她管姓施的怎么想怎么闹,自有大哥会摆平他的!

    施延昌没想到都铁证如山了,张氏还能狡辩,气得几欲喷火,上前便接连又给了她几记耳光。

    打得张氏趔趄着摔倒在地后,方恨声说道:“贱人,你竟然死到临头了还敢嘴硬,看来当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好,我这便抓了两个野种过来滴血验亲,等验出他们不是我的种后,我再活活摔死他们,看你还能嘴硬得下去不!”

    说完转身便往外冲去。

    张氏被他打得眼前金星直冒,耳朵嗡嗡作响,心里简直恨死了他,也恨死了自己为什么此刻不是一个孔武有力的大男人,那她便不会因为敌不过他的力气,只能被动挨打了。

    又气又痛又耻辱之下,并没听清楚施延昌的话。

    一旁林妈妈却听清了,惟恐施延昌吓到施宝如和施迁,更怕他盛怒之下,真会要了两个孩子的命,忙连滚带爬的上前,抱住了施延昌的腿,“老爷,你不能这样去见哥儿姐儿,会吓着他们的,等太太调查清楚了到底是谁在陷害她后,你发现怪错了人,可哥儿姐儿却已经被吓坏了,心痛后悔的还不是你自己吗?请老爷千万别冲动……啊……”

    可惜再次被施延昌狠狠踹了一脚,剧痛之下,只能松开了手。

    却仍不肯放弃,忍痛对着外面的下人喝命起来:“都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拦住老爷,再赶紧带了哥儿姐儿回伯府去——”

    外面的下人都已是张氏的心腹,听得里面吵得这么凶,虽然张氏没发话,都没敢进屋,如今瞧得施延昌满脸的杀气,却知道现下她们必须听林妈妈的吩咐,拦住他了,不然哥儿姐儿出个什么事,太太事后一定会生吞了她们!

    于是忙都纷纷上前,劝阻起施延昌来:“老爷息怒,太太……”

    却是话才起了个头,就见施延昌不知从哪里摸了把匕首出来,杀气腾腾看着她们道:“谁敢再阻拦老子,老子立马杀了谁!”

    闪着寒光的匕首唬得众下人忙都散开了好几步,不敢再上前拦他了,这要是真被老爷给捅死了,老爷是主子,她们是奴才,主子杀奴才,杀了也白杀,她们岂不是只能白白送命了?

    里面林妈妈已强撑着爬到了门口,见状忙喝道:“一定要拦住老爷!要是哥儿姐儿有个什么好歹,死的可就不是你们自己,还有你们全家了,都自己看着办吧!”

    众下人闻言,脸都越发的苦了,这进也是死,退也是死,她们可怎么办???

    施宝如与施迁住的就是张氏院子的东西厢房,大家本就在一个院子里,素日便是动静稍大些,彼此都能听见,这也是张氏放心不下一双儿女,特地安排的,以便就近照顾他们。

    倒不想往日的便利,成了今日的弊端,这么大的动静,施宝如与施迁在各自屋里又怎么可能听不见?

    几乎是不约而同,都让各自的奶娘带着,到了正房这边来。

    就见父亲正满脸凶相的持着一把刀,一看到他们,目光便立时要吃人一般,其他的姐姐妈妈们则是满脸的着急与害怕,显然是出大事了。

    施宝如年纪到底要大些,瑟缩了一下,还是先强忍害怕开了口:“爹爹,您这是怎么了,有话儿好好说嘛,娘呢,娘——,林妈妈,你们人呢?”

    弄得施迁也跟着她喊:“娘,娘,林妈妈,林妈妈——”

    施延昌已凶神恶煞打断了他们:“不许再叫我爹爹,我不是你们爹爹!你们这对儿野种也不配叫我爹爹,没的白脏了我的耳朵!”

    跟当初施二老爷发现施远施运不是自己的儿子时一样,今日之前施延昌有多疼爱施宝如与施迁,此刻就有多厌恶、多憎恨姐弟两个。

    他竟然白白帮自己的大舅子疼了这么多年野种,白白替他养了这么多年野种!

    施宝如与施迁何尝见过施延昌这般凶恶的样子,爹爹不是向来最疼他们的吗,反倒是张氏,素日对他们严厉得多,所以对施延昌这个“父亲”,姐弟两个虽相处的时间远不若张氏多,还是很喜欢他的,哪里会料到他会忽然翻脸?

    唬得都哭了起来,“爹爹好凶,为什么这样对我们……娘,娘,你在哪里啊……”

    张氏与林妈妈在里面听得两个孩子的哭声,心都要碎了,忙都强撑着从地上爬起来,摇摇晃晃的跑到外面,将姐弟两个护在了身后。

    张氏这才强忍剧痛与愤怒对施延昌道:“老爷今儿既然这般冲动,这般不可理喻,我也没什么可与老爷说的了,这便带了孩子们先行离开,等老爷冷静下来后,大家有话再慢慢说也不迟!林妈妈,我们走!”

    剩下那些来不及收拾搬走的细软,她不要了就是,就当是施舍给姓施的一家子渣滓买药吃了,当务之急,是赶紧离开!

    说完,张氏与林妈妈护着施宝如与施迁,让其他下人殿后,便往院门外快步走去。

    奈何还来不及走到院门口,便见施老太爷施老太太和施二老爷一窝蜂似的跑了进来,后面还跟着满脸惊惶不安的施兰如。

    却是正院这么大的动静,如今施家人又少,安静得不得了,自然哪里动静稍微大点,其他地方都很容易能听见,自然也要赶来一看究竟。

    施延昌还在后面大叫:“爹、二弟,把院门给我堵住了,不许贱人野种踏出去半步!”

    施老太爷与施二老爷闻言,虽不明就里,还是立刻把院门给堵住了,也阻断了张氏和林妈妈企图立刻离开的路。

    施延昌这才大步冲到了张氏母子主仆一行面前,赤红着眼睛狞笑道:“你们跑啊,再跑啊,今儿老子不同意,你们除非横着出去,否则休想踏出这个院门半步!”

    一面说,一面还挥舞着手里的匕首,一副随时都可能杀人的凶相。

    唬得被张氏牵着的施宝如和被林妈妈抱着的施迁都“哇”的一声又哭了起来,“娘,我们好害怕,真的好害怕,爹爹到底怎么了……”

    可把一旁的施老太太心痛坏了,若只是施宝如一个人哭便罢了,一个小丫头片子,她才懒得管,可她的宝贝大孙子也跟着被吓哭了,哪怕这个宝贝大孙子一点不亲近自己,素日祖孙连面都见得少,施老太太还是忍不住心痛。

    立刻叱责起施延昌来:“老大,你干嘛这样一副凶相,没见把我大孙子都吓着了吗?乖孙子,不哭,到祖母这里来哦,祖母疼你……”

    想着儿子起复还得靠着常宁伯府,又道:“不但吓坏了我大孙子,还吓着了媳妇和我大孙女,老大你到底是要干什么,是喝酒把脑子喝坏了不成?”

    只当施延昌是喝醉了酒还没清醒,毕竟他浑身的酒味儿隔老远都能闻见。

    施延昌见老娘不明就里,还护着贱人与野种,便是他爹和二弟,也一脸的赞同,肺都要气炸了,当下也顾不得丢脸不丢脸了,反正他如今早已没有脸面可言了。

    直接恨声道:“娘,你别护着贱人和野种了,这两个野种根本不是我的孩子,而是常宁伯的!他们的贱人娘早在嫁给我之前,便已与自己的大哥勾搭成奸,珠胎暗结了,所以才会找了我当冤大头剩王八,我白白替这对禽兽不如的奸夫淫妇养了这么多年的孩子,你们叫我怎能饶了他们!”

    “什么?”

    施老太爷与施二老爷都是勃然变色,“可这、这、这怎么可能?”

    常宁伯那可是老大媳妇/大嫂的亲大哥啊,他们怎、怎么能做出这样禽兽不如的事来!

    但老大/大哥的神情也并不似是在说假话,何况谁会拿这样的事来开玩笑,谁会傻到平白无故往自己头上扣绿帽子?

    可见是千真万确,绝没有弄错的可能。

    施老太太震惊过后,已是一屁股坐到地上,拍着大腿哭起来:“这到底是作的什么孽啊,当初金氏那贱人便是偷人,偷人不算,还生了两个野种,让我们家白白替奸夫养了那么多年的儿子,如今竟然又……还偷的是自己的亲大哥,这世道到底怎么了?不是高门千金吗,怎么下贱起来,连自己的亲大哥都偷,连最下贱的淫娃荡妇都比不上你这贱人!我们施家到底是作了什么孽啊,老天爷要这样对我们,你这贼老天,也太不开眼了……”

    嘴上咒骂着老天爷,心里却是早慌了、乱了。

    他们自家作过什么孽,她自然是再清楚不过的,难道,两个儿子都被戴了绿帽子,都帮着人养了多年的野种,到头来,他们家是什么都没落下,就是当年作的孽的报应吗?

    施老太太哭了一回,骂了一回,不但不解气,心虚心慌之下,反而越发恼怒了。

    猛地自地上爬起来,便要打张氏去,“你这贱人!连自己的亲大哥都偷,平时在老娘面前,还一副高贵得不得了的样子,呸,谁能想到,你私下里竟然这般的淫荡下贱,对着自己的亲大哥都能张开腿呢,你那骚x就那么痒,一时一刻都离不得男人???还折腾出了两个野种来,害我们家白替你们这对禽兽不如的奸夫淫妇养了这么多年的野种,老娘今儿不把你打成烂羊头,再不活着!”

    张氏让施老太太粗鄙至极的话骂得满心都是火气。

    这家子最下贱的泥猪癞狗,要不是因为她,这辈子都不可能进京,这辈子都不可能有如今的好日子过,却半点不知感恩便罢了,还妄图在她面前作威作福,如今她不过犯了点小错而已,还敢对她喊打喊杀,她回头非要让他们都死无葬身之地,才能一消她心头之恨!

    因一直恨恨的盯着施老太太,眼见她从地上爬起来,也有了防备,不待她扑过来,已拉着施宝如往一边一闪,施老太太扑空之下,摔了个狗啃泥,把嘴巴都摔破了,满嘴的血。

    立刻又杀猪般的哭起来,“杀人了,杀人了——,你们父子几个就干看着不成,还不快活活打死了这贱人淫妇,偷了人生了野种,还敢对婆婆下手,半点不知悔改,还有什么事情是她做不出来的!老大,你倒是快动手啊,你手里的刀难道只是摆设不成?”

    施延昌让施老太太哭得火气蹭蹭直冲脑门,知道张氏到了这地步都有恃无恐,不过是吃死了他忌惮常宁伯府,终究不敢把他们母子怎么样。

    不止如今,这么多年以来,她也压根儿从来没看得起他过,所以才敢婚后还肆无忌惮的与常宁伯偷情,才敢至今都半点不知害怕与悔改,——简直就是吃定了他只会雷声大雨点儿小,其实什么都不敢做!

    那他今儿少不得要好生证明一回自己,少不得要让贱人淫妇知道,今儿便是他们母子三人的死期,他们死了也白死了!

    念头闪过,施延昌已持刀上前,冲着张氏便狠狠扎了下去,“贱人,我现在便杀了你,看你还怎么狡辩,还怎么有恃无恐,以为有你那奸夫大哥给你撑腰,我终归只能打落了牙齿和血吞!我现在就杀了你!”

    张氏见他扑过来,唬得忙一把推开了施宝如,尖叫起来:“施延昌,你疯了不成,都还没弄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就喊打喊杀,就不怕回头杀错了人后悔吗?”

    又喝骂众下人,“你们都是死人不成,还不快上前拦住这疯子?!?br />
    一面骂,一面左躲右闪,奈何男女天生力量有差,一个不慎,便被施延昌在手臂上划了一刀,立时鲜血淋漓,痛不可挡。

    众下人见状,便越发害怕,越发不敢上前了,都是女人家,哪里能是老爷一个大男人的对手啊,何况他手里还拿着刀……

    这一迟疑间,施宝如吓得哭得更大声了,施迁也一直在哭,林妈妈既要抱着他,又想上前去?;ふ攀?,嘴里还哭骂着众丫头婆子,“今儿要是太太和哥儿姐儿有个什么好歹,你们都等着全家一起陪葬吧!”

    心里后悔死了为什么要先把其他下人都打发去新宅子那边,只留了贴身的丫头婆子们伺候,好歹也该留几个男仆,眼下不就不会这般凶险了?

    众丫头婆子虽都怕极了施延昌手里的刀,却更怕全家一起陪葬,到底还是蜂拥了上前,想要帮张氏去。

    奈何施老太爷与施二老爷并不可能一直在一旁干看着施延昌孤军作战,忙也加入推搡起众丫头婆子来,再加一个施老太太,也不是一盏省油的灯,又是掐又是咬又是抓头发的,众丫头婆子哪里是对手?

    院子里一时间简直乱作了一团。

    还是张氏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忽然响起:“宝儿……你别吓娘,你别吓娘,啊……”

    才唬得众人暂时都停了下来,这才看见,施宝如让张氏抱在怀里,胸口上正不停的往外冒血,已是奄奄一息。

    嘴上喊打喊杀是一回事,真出了人命又是另一回事。

    当下施老太爷施老太太与施二老爷都唬住了,一时间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便是当初金氏母子被沉塘,也得先经过族人和金氏娘家的同意,张氏身份比金氏高出十倍不止,娘家亦高贵出十倍不止,如今却直接出了人命……这下可该如何收???

    只有在混乱中本是想刺张氏,却不慎刺中了施宝如,手里的刀还在滴血的施延昌仍满脸的狠戾,对着血抖个不住的张氏恨声道:“现在你还要狡辩么?再狡辩我就连另一个野种一并杀了,届时你那奸夫还要感谢我呢,你信不信?”

    张氏满身满手的血,也分不清到底是自己的,还是施宝如的,满脑子嗡嗡直响的抱着大口喘息着,连话都已说不出来的女儿小小的身体,心都要碎了。

    含泪恨恨看向施延昌,声音里淬了剧毒一般,“你今日有本事便把我们母子主仆所有人都杀了,那我反倒高看你一眼,不会再拿你当没用的窝囊废,否则,只要我们这么多人里有一个人活着,你和你们施家所有人,就等着死无葬身之地,断子绝孙吧!”

    她这话一出,施延昌还没说话,施老太爷先叫起来:“老大你别听她的,她是故意激你的,只是误杀了一个小野种,便是真打起官司来,我们也不会有事,可若这么多人都死了,可就真要赔上我们全家了,那也太划不来了……你可千万别冲动!”

    施老太太忙也道:“是啊老大,为淫妇野种赔上全家,也太划不来了,我们拿上淫妇的嫁妆,再让她那奸夫好好赔偿你一番,以后有的是好日子,可千万冲动不得??!”

    只有有过同样遭遇的施二老爷声援施延昌,“大哥,我明白你的感受,淫妇野种不死,根本难消你心头之恨,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做弟弟的支持你!”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权宦医妃:厂公太撩人》之 第一百七四回 混乱 人命是作者瑾瑜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权宦医妃:厂公太撩人》之 第一百七四回 混乱 人命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权宦医妃:厂公太撩人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瑾瑜写的《权宦医妃:厂公太撩人》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下一章预览:......


    下二章预览:......


    下三章预览:......


    下四章预览:......


    下五章预览:......


    下六章预览:......


    下七章预览:......


    下八章预览:......


    下九章预览:......


    下十章预览:......


    本章提要    张氏意识到对自己无礼的人是自己的大哥后,她心里那时候还知道人伦纲常和礼义廉耻,自然不从。

        她素来知道勋贵人家私下都乱得很,什么扒灰的、养小叔子的、兄弟聚麀的……当真是只有想不到,没有那些荒淫无度、不知廉耻的人做不出来的。

        可她从没想过要与那些人同流合污,她哪怕生在淤泥里,长在淤泥里,也要做一株出淤泥而不染的白莲!

        然她也不敢声张,大哥到底是一家之主,连母亲都要听他的,何况她还不是母亲生的,一旦事情闹开,她们母女在娘家可就没有容身之地,只能搬出去,以后孤儿寡母的,可要怎么活?

        张氏惟有拼了命的反抗常宁伯,又踢又打又抓又咬又求的,眼泪流得比当初陈嬿的爹死时还要多。

        可惜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哪里是常宁伯一个壮年男人的对手?常宁伯虽纵情酒色,祖上却到底是武将,家里子弟最基本的骑射功夫也还是在的,并不是那等同样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

        于是终究还是被常宁伯给得逞了……

        张氏回到自己屋里后,足足哭了一整夜,她浑身的狼狈也瞒不住最亲近的林妈妈,主仆两个当真是抱头痛哭,却又不敢离开,怕出了常宁伯府后,会受更多的欺负,日子更过不下去;

        且就算她们搬出去了,常宁伯当大哥的,就不能登门探望妹妹了?反倒比在府里时更方便,不是正中他下怀么?

        惟有打落了牙齿和血吞,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只有以后越发加倍小心,不让事情再发生第二次了。

        然在常宁伯府内,常宁伯便是天,又岂是张氏加倍小心,就能防得过避得过的?

        之后愣是又被常宁伯给得逞了几次。

        张氏便有些自暴自弃了,反正都反抗不了,何不享受呢?

        平心而论,大哥之后对她也不差了,除了明面上好东西流水价一样送到她屋里,暗地里还又是庄子又是铺子的,那可都是实实在在的摇钱树,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她总要为自己母女留一条后路才是。

        何况常宁伯还承诺,过两年会助她再嫁个好人家,让她挣个诰命夫人当,将来陈嬿的婚事,也都包在他身上,总之他绝不会‘亏待了自己的亲妹妹和亲外甥女儿’。

        如此又是甜言蜜语又是实际好处又是许以未来的,张氏相信任何一个女人都会忍不住动心的;更兼还有一层,常宁伯生得不差,还强壮有力,那方面实在比她那死鬼丈夫强出了不知多少倍,她两次过后,便食髓知味,体会到了一个女人真正的快活。

        真要让她舍弃,以后再不能体会那欲死欲仙的滋味儿了,她还真有些舍不得……

        于是便与常宁伯将奸情一直持续了下来,兄妹两个得了空便幽会,且因常宁


展开+
展开+
  • 乡村极品高手

    乡村极品高手

        小渔村里一群的留守女人、小寡妇,她们谈天说地,喜欢聊些荤话以慰藉。而混小子李东,本来就惦记着少儿不宜的事。自从被蛇咬获得隐身能力后,?;ば〈遄映闪怂氖姑?。但村里的女人却开始对他眉飞色舞。嗯,城市里面的女人才带感。

  • 当家主母

    当家主母

        关于当家主母:
        身为宰相府的二十七岁当家主母,
        享的是荣华富贵,端的是大家风范,
        担的是灭门之险,操的是……卖白粉的心。
        时刻得防着虎视眈眈的三位姨娘,
        需竭力保住儿子岌岌可危的世子之位,
        还要管着整个府的吃喝拉撒,
        更糟心的是,这个宰相夫君太腹黑!
        亲爱的大家,接到编编通知,本文星期一(8月25日)上午入v,求大家支持哦。
        谢谢14403703、觉醒、我的小伙伴和我的地雷哦,o(n_n)o
        我的同期连载现言文《重生之农女学霸》:
        我的完结文《穿越之农家长媳》《穿越之幸福农妇》:

  • 美女军团的贴身保镖

    美女军团的贴身保镖

  • 超级仙人的幸福生活

    超级仙人的幸福生活

        仙界人口爆棚,于是倒霉的农业大臣落入凡间。
        闲时读读书,调戏下女孩。
        宝贝亲一个,我最近发现你的皮肤又变好了。
        兽语在身,阿猫阿狗来使唤。
        小黑出去帮我买包香烟去,最好带瓶水回来,剩下的你自己买吃的。
        动物破案?罪案无处可逃!
        不好了又有杀人案了,急个球啊,我去找下目击证人询问下情况。
        仙界安逸,凡间幸福,且看农业大臣的幸福生活。

  • 星河巫妖

    星河巫妖

        我不是一个邪恶的人,我消灭了疾病,消灭了饥荒,消灭了争斗,让你们人类实现了世界大同……。
        你说我还消灭了全人类?
        不不不,我觉得我应该是赐予是人类永恒的生命。
        ……
        已完本《级骷髅兵》《骷髅魔导师》等等作品,品质保证,拜求收藏。

  • 魔宠

    魔宠

        在面临高考之际,唐逸散却忽然现,自己有了异能,成了魔宠! 魔宠?魔法师的宠物? 他的主人,一个刁蛮的大小姐,这对主仆,究竟会生什么样的交际呢? 变成了异能者的唐逸散,又会卷入什么样的风波呢? 穿越不够狠,最狠的是,想穿就穿……

  • 诸神入侵时代

    诸神入侵时代

  • 1号重案组

    1号重案组

        第一案:雨季从河上漂来一具女尸,市刑警队队长江一明带着重案吴江、左丽、小克和罗进五虎上将赶到,勘察判断为他杀,他们深入调查,一步步接近真相时,嫌疑人却死于雷击,之后,第二个嫌疑人又死于车祸,当快找到第三个嫌疑人时,她却失踪了…… 第二案:一只叨来一块人骨,重案组赶赴现场勘察,发现死者为他杀,接着又发现第二具、第三具和第四具尸骨,死者都是高大肥胖者,但四个死者之间没有任何联系…… 第三案:大街上,突然发生了一起爆炸案,死者刘超聪是期货公司的老总,经过不懈的努力调查,原来是死者的第五个老婆陈思悦红杏出墙,和**肖兵为谋取他的财产而炸死了他……高智能的谋杀、密集的悬疑、智慧的刑侦、悲情的杀人动机、伤入骨髓的恋情是本书的主要元素。

  • 黄庭仙道

    黄庭仙道

        本书简介: 黄庭存思,道德无为,楞严五蕴,华严十地,诸行无常,诸法无我,寂静涅?,正觉智慧…… 这是一杀手修行的故事,是一个求法证道的故事…… 分享书籍《黄庭仙道》作者:归卧故山

  • 我是奥运大明星

    我是奥运大明星

        萧然穿越到平行世界,得到了“全能奥运明星”系统。 第一个激活的竞技,居然是电子竞技的lol! 幸好,电子竞技也纳入了奥运会。 五杀、超神、虐杀棒子。 萧然是打野选手……什么?怎么他这场打中单????! ban了打野和中单萧然carry的英雄……我靠,他怎么又去打上单了?。?! “开盘了开盘了,大家猜一下萧神下局打什么位置?。?!” ………… “为什么??!为什么一个电子竞技的选手,百米能跑进9秒8??!” “什么,他游泳的速度,居然超过了菲尔普思?。?!” ………… 萧然,一个拥有“全能奥运明星”系统的男人……

  • 千金小衙内

    千金小衙内

        作为一个高官后代,一个标准的小衙内,许悠然从小到大每天的日子就是打打架,调戏调戏妇女,赌博喝酒去妓院。她青梅竹马的候选大小老婆一大堆,就等着自己成年以后全都娶回家,从此过着左拥右抱的理想生活。 直到有一天娘亲告诉许悠然一个惊天噩耗“闺女,你该嫁人了?。?!” 女主简介:姓名:许悠然  性别:女  介绍:极度危险的一个小萝莉,凶猛指数:五星半(闲人勿进,不可投食?。?br />

  • 帝品护卫

    帝品护卫

        荒古时,人族在妖族之下崛起,人雄、先贤、枭主以生命扛起整个人族的尊严,逼迫妖族立下万年血契,随后确立玉皇元年,一万年后,一场血雨洒落在人族天堑城,战争随血契的结束而到来,这会是人族的闭幕还是浴血重生?看帝品护卫,踩白骨,战巨孽,铮铮铁骨擎起人族脊梁!js330

最多阅读: 都市美妇 天唐锦绣 牧神记 最强狂兵 飞剑问道 娇娇师娘 元尊 全职法师 一生的故事 一念永恒

免费无弹窗:重生之庶子无弹窗网游之领主模式无弹窗红楼踏实人生无弹窗染指河山无弹窗一级作战无弹窗

最新章节:变身武娘最新章节列表九神最新章节列表莫寒最新章节列表婚情告急最新章节列表子萝的锦绣田缘最新章节列表女配师叔修仙路最新章节列表至尊斗帝最新章节列表夜灵手记最新章节列表

权宦医妃:厂公太撩人最新章节- 权宦医妃:厂公太撩人全文阅读- 权宦医妃:厂公太撩人txt下载- 权宦医妃:厂公太撩人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一百七四回 混乱 人命】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权宦医妃:厂公太撩人】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权宦医妃:厂公太撩人》书迷评论

507| 204| 866| 677| 176| 990| 299| 334| 171| 957|